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老乱弹

走进语文老师的世界……

 
 
 

日志

 
 

我佩服和感激的一位学长  

2012-06-08 18:19: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佩服和感激的一位学长,是最近才结识的人。一是佩服他成为政治贱民之后穷且益坚,百折不挠,刻苦自学,终于成为当代哲学美学界赫赫有名的学者。二是佩服他百岁过了四分之三功成名就之后,还能永不满足,继续深入学术天地,还要求自己更上一层楼。我感激的是他居然对我这素昧平生而且一事无成的庸碌小人物平等相待,居然从几千里外的京城在电话中跟我恳谈很久,娓娓而谈中充满了鼓励关切和期待!

       确实是素昧平生。我从一位高我两届的学兄那里得到他写的一篇回忆:《从花园山到鬼子山(桂子山)到不周山》,十分感动。在此文中他写了1957年划成右派之后,被发配到恩施山里的小学边劳动边教学的苦境。在这几年中他除了本身的业务之外(他也是中文系毕业生)还刻苦钻通了康德哲学以及微积分和高中物理化学英语。平反后,实至名归,当了湛江师院的美学教授。他代表性的学术成果是“三论”:《审美中介论》《中国古代美学(乐学)形态论》《中国诗学道器论》都是很有价值的著作。其一,一出版发行量就达十余万册,其三,竟获得2011年国家出版总署原创性图书奖。他于是得到学术界名人王元化蒋孔阳器重,现在与他们几乎可以平起平坐了。他是华中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生,照我看来,我们校友中论学术成就,恐怕没有几个人可与之匹敌了。

      我最近自费印了两本书:一是回忆录,一是诗文选。我敬慕他,于是想寄给他。寄书的同时真诚地写了一封信。略曰:某某学长,素昧平生的我,唐突地给您写这封信,仅仅是为了表示我由衷的敬意。之所以称你为学长,是因为我与您同校同系,比你迟两年毕业,你同班的陈某某张某某,也是我中师时的同学。而且,我也是你的“阶级弟兄”(反右文革中受害者圈子里的戏称。语出“胡风分子”贾植芳先生)。我表达了敬慕之情之后,特地声明:你是大忙人,我不敢奢求您花时间读拙作,更不求您写回信。如果书寄出后石沉海底,我也是完全不介意的。这不是激将法,而真是这么想的。到底我是个闲人而他是惜时如金的学者。

      却不料,6月6日之夜,他的电话打来了。先是鼓励一番,从他所赞许所引用的细节来看,他竟两天内阅完了全部而且记得很清楚!他对我的遭遇感同身受,他谬奖我为诗情洋溢的人。他还细谈了他的婚姻与子女的成就。他表示:有生之年,还要在学术上深入一步,更上一个台阶。他希望我在回忆录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升为自传体的小说。他说,香港在2007年回归十周年之际,有不少人却在纪念反右派五十周年。他们说,55万右派,现在只剩下1万了。这些幸存者应该写下详实的历史,对子孙后代有所交代。你应该如同妥思退也夫斯基一样写出《被侮辱与被损害者》。我说,江郎才尽(我本来就不是江郎),老了。他说,我也是76岁,现代人很多九十岁还在著述的,望你不要自弃。谆谆嘱咐,令我十分惶恐。因为我本就天资平庸,怎么达到他的期望呢?他还主动说要把他的哲学美学著作寄给我,这更是喜出望外了。

      这个电话直打了四十多分钟。我不忍浪费他那么多时间,破费他一笔不菲的电话费,就婉言打住了。估计他以后还会继续开导指点我吧。

     难得,这么一个名人,对素不相识的无名之辈这么耐心这么热心。尤其是完全平等待人,毫无居高临下的架势。我花时间花精力写下这不能登大雅之堂的东西,即使有相当一部分人投入废纸篓,有他这样的学长重视,值了!

     有的人多年在一个单位,却貌合神离,有的人素昧平生却一见如故。晚年得与这位智者强者知我者结交,是我一生的幸事!我至今还不知道他的相貌和高矮肥瘦,倒不是那么重要。

      这位学长叫劳承万。1936年生,广东化州人,1957年华中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